演讲与口才,口才训练方法,演讲技巧--中国口才社区

 

 

搜索
查看: 6054|回复: 0
go

闻一多演讲艺术初探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0-10-13 15:27 |显示全部帖子
闻一多演讲艺术初探

文/云南省演讲学会会长李志勤教授


闻一多(1899.11.24——1946.7.15),原名家骅,生于湖北浠水的一个书香门第。1912年考入北京清华学校, 1922年7月赴美国芝加哥美术学院学习,归国后,先后在武汉大学、青岛大学等任文学院长和中国文学系主任,后回母校清华大学任教,抗战后转入西南联大。

在西南联大时期,特别是1944年以后,他以民主教授和民盟领导人的身份,积极投身于人民民主斗争的洪流,成为一名民主斗士和青年运动的领导人。他1945年为中国民主同盟会委员兼云南省负责人、昆明《民主周刊》社长。1946年7月15日在悼念李公朴先生大会上,发表了著名的《最后一次的讲演》,当天下午即被国民党特务杀害。

闻一多为我们树立了一座爱国主义的丰碑,他不仅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学者(郭沫若评价),是写出《红烛》、《死水》和《七子之歌》的爱国诗人,还是伟大的民族斗士。一谈到闻一多,人们立即会联想到《最后一次的讲演》,这是一篇鼓舞过无数革命青年斗志的檄文,被评为历史上最著名的演讲之一,后来被收入中学和大学语文教材。

事实上,闻一多先生对演讲接触甚早,在一次五四历史座谈中他说:“我一直在学校里管文件,没有到城里参加演讲,除了有一次是特殊的之外。那年暑假到上海开学生总会,周先生(炳琳)代表北大,我代表清华到上海听过中山先生的演讲”【1】,在《闻一多手稿》中又有这样的话语:“近来演讲课练习又见生疏,不猛起直追恐便落人后……夜至凉亭练演说三遍,果有进步,当精益求精”。很明显:闻一多先生不仅学过演讲课,听过孙中山先生的演讲,而且在演讲方面进行过刻苦练习。

除了《最后一次的讲演》外,闻一多一生作过许多演讲,在《闻一多全集》(湖北人民出版社1993版)中收录的他的演讲词有近三十篇之多,其中既有严谨的学术报告,也有群众集会上的即兴发言,许多即兴演讲没有记录下来。

他的学生著名诗人臧克家在《闻一多先生的说和做》一文中赞颂道:“他,是言的巨人,行的高标。”“言的巨人”即是对其在演讲方面成就的最好概括,在西南联合大学期间,尤其是1944至1946年间,他以斗士的姿态,走在民主运动队伍的最前列,在不同的场合大声疾呼、慷慨陈词,留下了许多独具特色的演讲稿,淋漓尽致的展示了他的语言魅力,展现了他卓越的演讲才华,他那具有强大号召力和感染力的演讲展现了演讲的巨大威力,为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

下面我就依托闻一多先生现存的演讲词,结合其演讲背景,对其演讲艺术的几个方面进行初步地探究。


一、闻一多先生演讲的语言艺术

(一)词语:规范、生动、艺术化的口语

演讲是听与说的艺术,是演讲者与听众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演讲的瞬时性和过程性要求演讲者的语言不仅要准确,而且要顺口、入耳,方能达到流畅交流的目的,获得预期的效果。

闻一多先生的演讲采用的是规范化的口语,明白易懂,少用生僻字词,也较少用地方方言,尽管他有深厚的古文学功底,受传统文化影响也较深,但他在演讲中使用的是标准的白话口语,而非难懂的文言词语,也不是半文半白的语言,说起来顺畅明快,听起来顺耳易理解。

如《最后一次的讲演》开头第一句:“这几天,大家晓得,在昆明出现了历史上最卑劣最无耻的事情!”用的是“这几天”、“晓得”这样通俗的语言,一句非常简单的话,就把时间、地点、事件全交待明白了。如在《五四历史座谈》中讲到五四运动时期“我”去偷贴壁报的事:“五四的消息传到了清华,五五早起,清华的食堂门口出现了一张岳飞的《满江红》,就是我在夜里偷偷地去贴的”,非常口语化,但也非常的规范,没有难懂和会产生歧义的地方。

演讲的语言如果不生动形象,就难以抓住听众的注意力,更难以激起听众的情感,达到共鸣的效果。不仅演讲的内容要生动,演讲的语言也要生动。闻一多先生的演讲语言不仅有具体化、情感化的特点,而且富于动作性,将饱满的感情灌注于演讲之中,辅之以具体的情境、事件、例子和形象,再加上动态化的展现,听众的情感很容易被激发起来。他能将概括化的语言和具体化的语言结合使用,让听众在对事物、事件、道理等有一个总体认识的基础上,对其有更细致形象具体的感知。

如在《最后一次的讲演》中,使用了:晓得、出现、历史、卑劣、无耻、犯罪等概括性的词语,也使用了:昆明、李先生、毒手等具体性的词语,前者作为理性的探索,是情感激发的基础,后者作为情感的积累为强化理性创造情绪,二者相互渗透、相互制约。

在《组织民众与保卫大西南——民国三十三年昆明各界双十节纪念大会演讲词》中他说道:“在今天的局势下,关于昆明的前途,大概有三种看法”,用的都是概括性的词语,接下来再用具体性的词语分别具体地阐述这三种看法,使用形象化、情感化的词语,将感性与理性结合起来,条理清晰、简洁明了,听众易于接受。

许多汉语词汇带有一定的色彩:情感色彩、语体色彩、民族情感、形象色彩等,自然地能带出表情和动作的语言能强化演讲内容的传递,情感化的语言能加强情感的表达。

如在《最后一次的讲演》中,有这样的句子:“今天,这里有没有特务?你站出来!”一个“站出来”,把闻一多演讲时的那种激愤和仇恨的表情带了出来,非常具有威慑力。在此次演讲中,闻一多还采用了许多带有明显感情色彩的词语,对情感的传达具有明显的作用,能感觉到讲者当时的表情和动作。如:反对派、特务、卑劣、无耻、光荣、骄傲、挑拨离间、蛮横、黑暗、光明等。

闻一多作为一位伟大的诗人和文学家,他具有渊博深厚的学识,具有很深的文化修养,也具有诗人情怀,这些都在其演讲语言上有所表现。他的演讲语言词句整齐,音律铿锵优美,韵律和谐,节奏分明,对仗、平仄适当配合,具有音乐美和艺术气息,不仅让听众听得懂、好理解,而且还分外具有美感,或慷慨悲壮,或庄严崇高,或情意深广。

如《伟大的事实不朽的意义——给教导团致敬》中他说:“伟大的永远是孤寂的。让千百年后流着感激的泪,腾起赞美的歌,但在他们自己的岁月中,悄悄的自来自去,正是他们的风度”,“但是可爱的孩子们,你们的脚下是草鞋,夜间只有一床军毯,你们脸上是什么?风尘,还是菜色?还有身上的,是疮疤,还是伤痕?”,这听起来简直就是诗的语言,非常具有表现力,感染力极强。

(二)句子:短句、单句、简单复句、问句、感叹句、排比句等

闻一多的演讲语言,大多采用简单明了的单句,或简单的复句,明快而有力;使用短句,刚劲有力、直截了当,适于表达爱憎分明的情感,形成强大的气势;较多地使用感叹句和问句,在表达力度上、语气上大大加强,便于表达态度鲜明、强烈的感情,引起听众的注意和思考,使听众产生感情上的共鸣,取得十分理想的演讲效果。

在《伟大的事实不朽的意义——给教导团致敬》中他说:“试想这是一个什么国度?没有同情,没有理想,是麻木不仁?还是忘恩负义?”,“先尽义务,不怕权利不来,人民进步了,政府也必然进步!”像这样简短而有力的句子不胜枚举,大大加强了演讲的气势。

在《最后一次的讲演》中,最大的一个特色就是感叹句和反问句的使用。用感叹句来痛斥反动派的无耻和卑劣罪行,表达对李先生殉难的悲痛之情和对李先生爱国主义精神的赞颂之情,感情犹如火山似的喷发。短促而有力的句子,表达效果强烈,引起了听众强烈的情感共鸣。如:“反动派,你看见一个倒下去,可也看得见千百个继起的!”“正义是杀不完的,因为真理永远存在!”“特务们!你们错了!你们看见今天到会的一千多青年,又握起手来了,我们昆明的青年决不会让你们这样蛮横下去的!”具有很强的情绪感染力和号召力,对听众是一种巨大的鼓舞和振奋。    

“你们以为打伤几个,杀死几个,就可以了事,就可以把人民吓倒了吗?”“你们看着我们人少,没有力量?告诉你们,我们的力量大得很,强得很!”“希特勒、墨索里尼,不都在人民之前倒下去了吗?”反问句的使用加强了肯定的语气,使感情表达更强烈、更震撼人心,对反对派的控诉更加彻底和尖锐。

在《组织民众与保卫大西南——民国三十三年昆明各界双十节纪念大会演讲词》中,在闻一多所说的第二段话中,他连用了十四个问句,对于唤起民众的反抗意识和保家卫国的信念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之后,在段末,作者又连用了一串感叹句,“我们要抗议!我们要叫喊!我们要愤怒!我们的第一个呼声是:拿出国家的实力来保卫大西南,这抗战的最后根据地的大西南!”,气势宏大,有排山倒海的力量,激发和鼓舞了民众的爱国心和胜利的信心。

在闻一多的演讲中,排比句和对仗、对比的使用也非常多,大大增强了演讲的可听性和情感表达力度。在《组织民众与保卫大西南——民国三十三年昆明各界双十节纪念大会演讲词》中,有这样的句子:“诸位,记住我们人民始终要抗战到底的,万一敌人进攻,万一少数为争夺权利闹意气而不肯把实力拿出来抵抗敌人”,两个“万一”,加强了要抗战到底的决心。在《在鲁迅逝世八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中,他使用了“有些人死了……有些人死了”和“有人不喜欢鲁迅……也有人不喜欢鲁迅……”这样的句子,在并列对举、对比中凸显出鲁迅先生的伟大,为实现演讲目的起到积极的作用。

(三)衔接与结构

闻一多的演讲之所以取得极好的演讲效果,跟其采用了一系列有效的话语连接手段分不开:如词汇的复现、关联词的使用、语法照应和替代、句式的相同和对举、语音、语义手段等,使整个演讲得以贯通、流畅、紧密,众多有力的句子朝着一个中心和方向展开,形成一个天衣无缝的整体,表达完整、内容丰富而深刻,从而实现演讲目的。

词汇的重复,将句子与句子之间勾连起来,从而实现句子的连贯。如《最后一次的讲演》中:“为什么要打要杀,而且又不敢光明正大地来打来杀,而偷偷摸摸地来暗杀!”这个句子中“打”出现了两次,“杀”出现了三次,可见其对反对派的痛恨之深。“无耻啊!无耻啊!这是某集团〔国民党反动派)的无耻,恰是李先生的光荣!李先生在昆明被暗杀是李先生留给昆明的光荣!也是昆明人的光荣!”这个句子中,“无耻”一词出现了三次,“李先生”出现了三次,“昆明”一词出现了三次,“光荣”一词出现了三次,形成一种强烈的对比,语义得到强调,爱憎的感情更加分明。“你们杀死一个李公朴,会有千百万个李公朴站起来!你们将失去千百万的人民!”在这个句子中,“李公朴”出现了两次,“千百万个”出现了两次,两个句子连成一体,强调了人民的力量是强大的,不可战胜的。

逻辑关联词的使用、照应手段的使用、句式的对举(排比、对偶、顶真等),甚至语义上的关联,将句与句,段与段、开头与结尾间衔接起来,并使得演讲以一定的逻辑层次,条理清晰地展开,架构起演讲的结构。如《在鲁迅逝世八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中用这样的句式:“有些人死去……有些人死去……我想,我们大家都会同意,鲁迅是……因为他……鲁迅生前……鲁迅在日本留学时……有人不喜欢鲁迅……也有人不喜欢鲁迅……因为……除了这样两种人,也还有一种……我们有了鲁迅这样的好榜样,还怕什么?纪念鲁迅,我想应该正是这样”,这篇演讲中,我们可以看到一开始采用了两个并列句,举反例来衬托鲁迅的伟大,在语义上与后面“我想……”这句话是相连的,后一句又用关联词“因为”与前一句形成因果关系。接下来回忆了鲁迅生前的主要经历,接下来又举反例“有人不喜欢鲁迅……也有人不喜欢鲁迅……因为……”,三个句子中前两个句子并列,并与后一个句子形成因果联系,再后一个句子用“除了”一词与前文关联,最后水到渠成,得出结论:鲁迅是我们的好榜样,纪念鲁迅就该这样,与题目照应。整个演讲衔接紧密,扣合成一个无懈可击的整体,达到了颂扬鲁迅这一目的,说服力极强。

此外,语音手段的使用同样达到了衔接的目的,包括语调、重音、停顿、语速,对称排列、音节复现等。如在《最后一次的讲演》中:“告诉你们,我们的力量大得很,强得很!”“特务们,你们想想,你们还有几天?你们完了,快完了!你们以为打伤几个,杀死几个,就可以了事,就可以把人民吓倒了吗?其实广大的人民是打不尽的,杀不完的!”

闻一多还擅长利用前后句间的语义关联进行衔接,语义相同、相近或语义指向一致的句子间紧密连接,形成一个具有统一方向的整体。此外,闻一多的诗人天赋让他长于使用多种手法制造意境,把整个演讲置于一个具体的情绪情境之下,从一个话题的多层面来展开,整个演讲完美地统一,最终取得良好的演讲效果。

(四)短是一种美

闻一多先生的演讲不仅句子短促有力,而且篇幅也短小精干,句式紧凑,结构严密,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拐弯抹角,这也显示了闻一多先生干脆利落、爱憎分明的性格特点。他的《最后一次的讲演》仅一千多字,他的《在鲁迅追悼会上的讲话》不过三百多字,他在《五四历史座谈》上的讲话也只有一千多字,《在一次时局座谈会上的发言》仅有二百来字,《在鲁迅逝世八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只有七八百字,《组织民众与保卫大西南》也只有两千字左右。

对于演讲来说,短是一种美,紧凑有力、简洁明了的语言不仅能抓住话题的中心,而且能吸引听众的注意,避免了长篇大论引起听众的反感情绪。这也是演讲大师闻一多给我们的一个启示。


二、闻一多先生的演讲能力

演讲者不仅要具备超强的驾驭语言的能力,还要具备一定的演讲能力,尤其是在即兴演讲中,只有具备了敏锐的观察力、应变能力,较好的记忆力和想象力,良好的心理素质,以及优秀的气质风度和人格魅力,方能在各种场合的演讲中游刃有余、获得成功。

吴晗在《闻一多全集·跋》中写道:“一多是很会说话的,平时娓娓而说,使人忘倦。晚年思想搞通了,又擅长说理,尽管对方有成见,固执得像一块石头,他还是沉得住气,慢慢道来,拿出大道理,谈得人心服口服。在大集会里,他又会另一套,一登台便作狮子吼,配上他那飘拂的长髯,炯炯的眼神,不消几句话,就把气氛转变,群众情绪提高到极度,每一句话都打进人的心坎里去。虽然,在事先并无准备,甚至连讲的纲要内容都没有写下。”【2】吴晗是非常熟悉闻一多的人,他的这些话说明了闻一多不仅具有超出常人的心理素质和应变力,他的演讲能适应不同的场合,因时因地因人而异,采取不同的风格,而且我们可以看出闻先生那不凡的气质风度和卓越的演讲能力。

(一)演讲的观察力、应变力、心理适应力和想象力

闻一多先生的许多演讲多为即兴之作,其演讲实践跟随时间、境地、时局的不同而异,听众也时而为群众,时而为青年学生,时而为学者教授等,演讲风格和内容必定要随之转换和调整,但闻一多擅长在各种场合应变自如,具有敏锐的观察能力,讲起来并不需要书稿和笔记,但演讲内容之广博和丰富令人赞叹,足见其有超强的记忆力。

尤其是在民主运动中,作为一名民主斗士,在各种严峻的形势下,在白色恐怖之下,在反对派的枪口威胁之下,他能迅速观察形势,灵活机智地应变和周旋,因人因事设言,紧扣主题,入木三分,借题发挥,大胆歌颂人民,痛快淋漓地怒斥敌人,他还能发挥想象力,结合实景借景抒情,在联想中展开演讲。而且,无论在多么危急的环境中,他的演讲都能与演讲主题扣合严密,深入浅出,层层推进,逻辑清晰、条理分明,足见其具有很强的逻辑思辨能力。

1945年11月25日夜,正值抗战获胜,内战连起之时,昆明云集六千群众举行反内战大会,反对派将会场层层包围,同时枪炮声四起,闻一多先生在枪炮声中登上讲台,一声狮吼震慑全场,说道:“这是反对派捣乱,想破坏我们反内战的决心,勇敢的人,不要怕”,他的话语稳定了大家的情绪,给群众以巨大的鼓舞,在会议结束前,他又说道:“如果说,原来还有人认为战火离我们很远,可以漠不关心;那么,今天的大会,特别是这疯狂的枪炮声,和那特务表演的丑剧,正好给我们大喝了一声,威胁和平的枪声就在我们的头顶;发动内战的人就在我们身边,而且已经闯进了会场,公开向我们挑战了……我们要抗议!我们要把反内战的工作坚决进行下去。”在瞬息万变、危机四伏的演讲环境中,闻一多先生的演讲及时地稳住了群众,揭露了敌人的阴谋,在危险面前,他以周围的枪炮声为媒介,告诉人们危机就在眼前,内战迫在眉睫,反内战的工作艰巨而紧迫。他的话语大义凛然,步步深入,言词犀利、分析透彻,表现出临危不惧的过人胆识,展现了演说家非凡的应变能力。

1945年5月4日,昆明的大中学生在云南大学操场举行“五四”纪念会,大会过程中,突然下起雨来,会场开始出现了骚乱,尽管主席台上有人呼喊不要走散,但无济于事。闻一多先生见此情景,走到台前,在雨中从容地说道:“两千多年前,武王起兵讨伐纣王的暴虐统治,誓师那一天,忽然下起雨来,有人说这不吉利,劝武王改期发兵,管占卜的人出来说,这不是坏事,这是‘天洗兵’,天老爷帮助我们把兵器上的灰尘洗干净,更好地打击敌人。今天我们在这里开会,要游行去反对国民党的独裁统治,争取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现在下点雨,这也是‘天洗兵’。”他最后说:“不怯懦的人转回来,勇敢的人站过来”,“有五四血种的人转回来”,顿时人群开始向会场中心集聚,大会顺利地开展了下去。闻一多先生能在各种场合中处变不惊、从容镇定,即情即景随机应变,体现了其超强的演讲应变能力和心理适应能力。

1944年的一天,三千人齐聚在昆明联大的草坪上举行了文艺报告晚会,闻一多最后发言,他说道:“我们的会开得很成功,朋友们,你们看,(他指着从云中钻出来的月亮)月亮升起来了,黑暗过去了,光明在望。但是,乌云还等在旁边,随时还会把月亮盖住!我们要特别注意,记住我们这个晚会是怎样被敌人阴谋破坏的!当然我们不要怕,破坏了我们还要来!”这段精彩的演讲即兴而发,借助月亮冲破云层的现实之景来象征人民冲破反对派阻挠的力量;借助月亮旁边的乌云来象征当时尖锐复杂的斗争形势,最后,发出气壮山河的革命誓言,给敌人辛辣的讥讽,给人民巨大的鼓舞。整个演讲借助形象手段,与时局、地点、场合配合得相得益彰,展现了闻一多先生丰富的想象力。

(二)气质、风度、人格魅力、激情、胆识——演讲向心力(强大的气场)

闻一多先生不仅具有卓越的演讲能力,口才超人,而且具有充沛的爱祖国、爱人民的激情和过人的胆识,他具有学者的气质、诗人的情怀、民主斗士的壮猛与豪迈,还具有儒雅不凡的绅士风度,这些都汇聚形成他别具一格的、令人敬佩的人格魅力,形成强大的气场,使得他的演讲具有非凡的向心力,产生了强大的感召力。

闻一多具有丰富的传统文化素养,又受到西方文化的熏陶,他具有诗人、学者和民主斗士的三重身份,在这三重身份中,爱与激情又是他人格的主要基调,爱祖国、爱人民,正是在爱国主义的底蕴中,最终在他的“最后一次讲演”中,这种爱国主义的激情犹如火山般喷发,也正是在这次讲演之后,他为祖国和人民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有人说:“他死得像一个斗士,一个壮士:出于对自由的热爱,出于对正义的热爱,也出于对自我人格完善的追求,闻一多也未始不可以说死得更像一个绅士。”【3】正是这种人格的魅力和风度让他的演讲散发出强大的威慑力、感染力和号召力,这种力量集中体现在他的《最后一次的讲演》中。

《最后一次的讲演》有其特殊的背景,当时,国民党当局不断倒行逆施,撕毁“双十协定”,在全国各地施展白色恐怖,在昆明发生了“一二一”惨案,昆明的学生和平民主运动空前高涨。李公朴先生多次公开演讲痛斥敌人的罪行,在重庆被暴徒用铁棍击伤。5月他返昆,受到特务监视, 7月11日夜被暗杀。闻一多知道李公朴被刺,悲愤异常,此时他的处境已险象环生,不断收到恐吓信,还有女特务来家里威胁。7月15日,在云大至公堂召开“李公朴遇难经过”报告会,许多人一再劝他不要参加,他坚决要去,答应只去但不发言。当天,来了许多学生和青年,同时也混进了一些形迹可疑的人。主讲人张曼筠女士没讲多久就泣不成声,会议中断,台下群情激愤,但是那些特务们却在吸烟、说笑,气焰非常嚣张。当时《大众报》的社长听过这次演讲,他回忆当时的情景:“当李夫人啼不成声,悲痛欲绝之际,闻一多先生义愤填膺、拍案而起,握着冒烟的烟斗,从主持会议席迈向前台,在抚慰李夫人就座后,走近讲桌,把烟斗放在桌上,面向台下一千多青年,巍然挺立,仪态严肃,静穆了一会儿,以低沉的语调开始向大家讲演,一语未了,其满腔义愤迸发而出。”【4】

闻一多先生的这次演讲“以澎湃浩荡的激情、排山倒海的气势、爱憎分明的感情,织成一片情感的火海,燃起每一个听众的激情,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5】从演讲的背景和动因来看,闻一多先生当时知道自己处境的危险,但也正是当时的演讲处境促使他一定要站出来声讨反对派的罪行,阐明事实,揭穿反对派的谣言,坚持真理和正义。因此他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围绕中心事件前后联想,在演讲中,不仅抒发了自己的满腔愤慨和对李先生的哀悼之情,还不断与听众交流。在严峻危急的情势之下,他能控制自己,保持清醒与理智,逻辑清晰,言语犀利尖锐,强烈的感情和精辟的分析结合,震慑住了在场的所有听众,令在场的特务闻风丧胆,实现了演讲的目的。闻一多先生的这种临危不惧的过人胆识,澎湃的激情,以及在危险面前大义凛然、慷慨激昂的气节风度,以及对祖国人民深沉强烈的爱,对敌人强烈的恨,让他具有了势不可挡的人格魅力,使得他的这最后一次演讲具有了无限的崇高美、悲壮美,形成一股强大的气场,吸引了所有的人,折服和震慑了所有的人,把演讲的战斗武器战斗力量发挥到了极致。

当年陪同闻一多先生一起参加报告会的唐登岷先生回忆当时演讲的情景,说:“闻一多先生明知李公朴遇害后,他就是国民党反动派暗杀的下一个对象,依旧临危不惧且迎着敌人直冲向前,他的最后一次演讲体现了对祖国、对人民怀有无限的爱,对人民的敌人有着强烈的恨,是永远值得我们学习的。”

  正如在他写给臧克家的信上说的:“此身别无长处,既然有一颗心,有一张嘴,讲话定要讲个痛快!”

正如臧克家在《闻一多先生的说和做》中写的: “他‘说’了。说得真痛快,动人心,鼓壮志,气冲斗牛,声震天地! ”


正如朱自清在诗中写道:“你是一团火,照彻了深渊;指示着青年,失望中抓住自我。你是一团火,照明了古代;歌舞和竞赛,有力猛如虎。你是一团火,照亮了魔鬼;烧毁了自己!遗烬里爆出个新中国!”

闻一多先生不仅是伟大的诗人、学者和爱国主义者,也是伟大的民主战士,他的演讲也给后人无尽的启示,因此在这里对其演讲艺术进行初步地探究。


注释:

【1】    闻一多:《闻一多全集》(第二卷),湖北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66页。

【2】    吴晗:《闻一多全集·跋》,开明书店出版社,1948年版。

【3】    朱寿桐:《论闻一多的绅士风度》,《镇江师专学报》,2000年第3期,第28页。

【4】    詹开龙:《记闻一多<最后一次的讲演>的发表》,《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6年04期,第89——90页。

【5】    刘文菊:《即兴演讲训练方法初探》,《肇庆学院学报》,2004年2月第25卷第期,第27页。


李志勤教授简介:

   自小喜欢“演讲”,小学时被选为少先队大队长,中学时被选为校广播员、学生会副主席,1968年底,作为学生代表进入校革委会任副主任。

1969年3月入伍后担任云南省军区政治部广播员;1971年被保送到云南师大读书,担任业余广播员;1986年在昆明陆军学院率先开设《军事演讲》课,部分讲义收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统编语文教材》,1987年《昆明陆军学院学报》(月刊)连载了9篇演讲文章;被誉为“全军院校开设演讲课第一人”,多次荣获学院演讲比赛冠军,1988年6月参加云南省普通话大赛,荣获教师组第一名。1990年收入全国《演讲新秀名录》;独立和参与培训军内外先进事迹演讲报告团11个,参加或带队参加军内外演讲及论辩大赛获冠军、一二三等奖百余人次;2008年4月17日至6月参加总政等五部委组织的“军队优秀基层干部”江永西绕先进事迹报告团,先后在全军巡讲23场,5月13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报告前受到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等首长亲切接见。独立撰写演讲文章20余篇,独立撰写和编撰演讲书籍近6部。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中国口才社区——中国口才网旗下网站 ( ICP备案号:鲁ICP备06017604号-1 )

GMT+8, 2017-8-21 22:15 , Processed in 0.085200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